首页 > 水塔动态 > 媒体聚焦
全力推进民营经济实现新突破:做大做强山西老陈醋
发布日期:2015/9/30  浏览次数:1736

重振老陈醋,因山西走到了转型的重要关口。

这个由民营企业支撑的产业,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风雨中,知冷知暖,有进有退。一叶知秋,要读懂山西民企,可从醋企说起。

醋,对山西而言意味着什么?答案并不简单。“老陈醋不仅是山西的优势产业,更是山西产品的一面旗帜,也是我们山西人的‘面子’。”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全省民营经济发展推进大会上的一席话,点痛了“老醯儿”的心。

山西老陈醋的发展现状与这句评价差距甚大。数字显示,全省210家醋企,年产量超过1万吨的仅有7家。“小、散、弱”的困局,严重制约着山西老陈醋的发展壮大。是偏安一隅,还是奋力突破?这不该是一道选择题,答案只能唯一。

是勇于直面问题,找出症结,必须改变的时候了!

久远的荣耀

与煤炭同为“黑金”,老陈醋于山西、于山西人而言,其品牌意义远超产品本身

 “老陈醋好”“山西人,爱吃醋”在外地人眼里,醋和煤炭一样是山西的主要标签。是山西引以为豪的产品。

山西财经大学MBA教育学院院长、教授卫虎林介绍,人们对一个地域的印象,除了地理地貌、人文历史、政治生态外,最重要的就是名优特产。在这个意义上,老陈醋不仅仅是山西的一个特产,它是一种文化,还代表了山西、山西人的形象。

资料显示,醋在山西的历史可以追溯到3000年前。公元前8世纪的西周时期,晋阳已有醋坊,春秋时期已遍布城乡。当时把醋称为“醯”,这个字因与“西”同音,加之山西人善制醋、爱吃醋的风俗,就有了一个亲切的别称——“老醯儿”。

明清时期,山西醋因其陈放时间越长而品质越佳,被称作“老陈醋”。也正是这一时期,山西老陈醋随着晋商,走向了大江南北,以其绵、酸、香、甜、醇的独特风味和悠久的酿造历史而蜚声海内外。20世纪30年代,著名微生物学家方心芳先生曾撰文,对山西老陈醋的工艺进行了总结和肯定,并称“我国有四大名醋,首推山西老陈醋”。改革开放后,山西老陈醋获得的各种荣誉更是不胜枚举。

作为我国名牌产品和地理标志保护产品,老陈醋于山西、于山西人而言,其价值远超产品本身。山西金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建忠谈及老陈醋,声音立刻放高八度,如同激情演讲一般地陈述:“老陈醋是山西的瑰宝,是山西人民世代传承的智慧结晶。”

然而,近年来老陈醋的盛名却抵不过煤老板一掷千金的新闻。在山西“一煤独大”的产业结构下,很多专家遗憾“老醯儿”的价值没有完全发掘出来。同样被视为“黑金”的老陈醋,仍然在低端的调味品市场苦苦挣扎。

正因为如此,王建忠认为,山西人有责任在继往开来中,把老陈醋这块金字招牌做大做强。卫虎林也饱含深情地表示,老陈醋不应仅仅是山西历史文化的一个标志,更应成为山西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面旗帜。

酸酸的醋意

老陈醋历经数千年,却没有真正叫得响的品牌;210家醋企,产量超过10万吨的仅有2

悠久的历史,独特的工艺,本该在中国醋业中一骑绝尘的山西老陈醋,却在市场经济中显出颇多无奈与尴尬。

位于晋中榆次区的怀仁村,曾有“山西酿醋第一村”的美誉。如今,这个酿过“贡醋”的村子,早已没了旧时“家家有醋缸,人人当醋匠”的红火场面。初秋雨霁,走进村庄,只有随风而来的醋香,以及路旁众多倒扣的大缸,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的辉煌。

在怀仁村,记者相识了四眼井酿醋有限公司的掌门人药五忠。这位年近7旬的老人,是明清老字号“钰泉庆”醋坊的传人。“是该好好挖挖老陈醋的潜力了。”他指着已泛旧的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”铜牌,语气中颇多惆怅。他回忆,怀仁村兴旺时,七成农户酿醋,采用“农户+公司”的合作模式,年产量10万吨以上。近几年,由于产品竞争加剧、思想保守等原因,企业效益欠佳,产量萎缩,只有3万吨左右。

放眼全省醋业,困局尤显。省商务厅数据显示,全省210个醋企业中,年产量超过10万吨的仅有2家,最大企业的年销售额7亿元左右。而江苏恒顺集团一个企业的年产量就达到27万吨,年营业收入超过11亿元,接近于山西总量的半壁江山。山西老陈醋在全国市场推进艰难之时,恒顺集团10年前就在榆次区落脚建厂,其魄力和勇气不得不令山西醋企望而兴叹。

看着外省醋企快速发展,山西流露出酸酸的“醋意”,开始反思问题所在。卫虎林直言,山西醋产业的困局主要集中在企业多、规模小,缺乏龙头企业、没有形成带动效应等。悠悠岁月,沧桑巨变,山西老陈醋历经数千年,其味虽浓,其名虽盛,却未成为市场浪潮中的航母,也缺乏真正叫得响的品牌。

究其原因,大的背景是长期以来山西以能源化工为基础所形成的惯性思维,不利于非煤产业的成长。另一个原因是,区域集群意识缺乏,特别是品牌运作理念和品牌营销方法落后,未能紧跟时代步伐。

老陈醋产业做强做大,上能带动起以高粱为主的现代种植业,中能拉动加工制造业,下还可以带动物流、销售等现代服务业发展。因此,打好山西老陈醋这张牌,对山西而言意义重大。

不进则退

一个产业、乃至一个产品,一味守成,必定守而不成;山西老陈醋的出路,在于既要围绕醋又得跳出醋

清徐,“醋都”。驱车前往,沿路卖醋的小贩比比皆是。简易的牌子,费力的叫卖……这种路边的贩卖,或多或少地反映了山西对醋的认识。长期以来,只是在卖醋,并未看到老陈醋在调味品之外的真正价值。

省商务厅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,山西醋产品定位以调味品为主,占企业销售额85%左右,同质化严重。调味品产品价格低、利润率有限,甚至一些小企业省去了营销,自降身份成了“加工作坊”,向省内外其他企业提供散装原醋,产品附加值更低。虽已开发了一些保健醋、醋饮料等产品,但产量较低,市场推广不够,没有形成规模。就整体产业链而言,还没有实现向高附加值的生物科技、健康产业的延伸。

问题远非醋企独有。根植于山西土壤的民营企业,因历史、文化、地域等因素,思想封闭保守。历史上的“窄铁轨”“九毛九”“地主老财”等,虽是戏言调侃,但却一针见血地反映了山西的故步自封与陈陈相因。

实践无数次证明:守成难有大出息。一个产业、乃至一个产品,守而不进,成而不变,不回应挑战,不突破陈旧,不开拓试验,不改革创新,一味守成,必定守而不成。

王建忠介绍,“真正的老陈醋不仅是调味品,更是一味名贵的中药。”根据最新质量标准,只有总酸度达到6度以上,才能被称为正宗的山西老陈醋。这种醋久存不腐、越陈越香。“山西老陈醋的出路,在于既要围绕醋又得跳出醋。以老陈醋为原料,可以延伸出众多保健产品,撬动一个大的健康产业。”

这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。在金醋公司的实验室里,已经拥有40多个专利和自主产品。既有保健醋饮、消食开胃醋、醒酒醋等,还有以老陈醋为原料的日化品,如洗发液、牙膏、香皂等。水塔集团总裁郭静介绍,他们也正在逐步展开对醋产品及生产工艺、保健品、中药及新药不同阶段和层次的研发和开发。

民营企业家渴望发展、渴望突破的急切,在所有受访者身上都能看到。全省民营经济发展推进大会甫一结束,从全省最大的醋企水塔集团,到怀仁村药五忠老人,都十分关注省委书记王儒林的讲话,希望从中把握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动向,寻求山西老陈醋突破的机遇。

本就逆水行舟,岂敢不加把劲?郭静来了心劲儿:“民营经济大会上,我省明确提出要鼓励民营企业调整产业结构,创新发展模式。水塔一定会抓住这个机遇,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。”

重整待发

 “三个突破”带来民营经济发展的重大机遇;做大做强山西特色优势产业,需要多方共同努力

山西作为能源大省,长期以来对醋以及其他“名片”关注有限。以致山西老陈醋企业因利润低而积累少、融资能力差,新产品研发和市场开拓能力不够,在与国内其他名醋的竞争中渐感吃力。特别是缺少大资本运作,山西醋业至今没有公司上市。王建忠疾呼:“山西不缺醋,缺的是老陈醋的科技创新与延伸,缺的是资本市场的推动。”

如今,金融振兴、科技创新、民营经济发展成为山西今后发展的“三个突破”,这不仅为山西经济发展指明了方向,更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增添了动力,无疑是醋产业重铸辉煌的绝佳时机。

机遇摆在面前,号角已经吹响。以老陈醋为代表的山西特色优势产业,如何走上做大做强的道路,还需要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。著名的“钻石理论”指出,一个地区的产业竞争力,最终取决于是否有效地形成竞争性环境和推动创新。

卫虎林认为,在老陈醋的发展中,政府职能还未充分发挥出来。首先,既要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,给醋产业一定地位,还要积极主动地为醋产业发展搭建平台。比如,为产品出口提供信息、提供服务等。

此外,最重要的是严格市场准入,维护市场秩序,确保公平竞争环境。郭静坦言,小厂家众多,劣质产品大行其道,严重冲击着山西醋产业。他期待,政府能加强管理,严格监管。“保护了名品,市场自然会优胜劣汰,企业也会沿着健康的方向发展。”

就企业而言,一方面要加强基础管理,包括产品质量、资本运作等;另一方面要加强品牌建设,通过宣传、策划等手段打品牌,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,最终通过市场形成几大龙头,进而带动整个醋产业发展壮大。

守着盛名,握着机遇,望着产业,想着未来,山西老陈醋必须杀出一条出路,在这场不进则退的竞争中迎头赶上,再创辉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来源:山西日报)